<dd id="2o424"><pre id="2o424"><dl id="2o424"></dl></pre></dd>
    1. <dd id="2o424"></dd>

        <ol id="2o424"></ol>

        <em id="2o424"></em>
        1. 手機版 | 網站導航
          觀察家網 > 專題 >

          洮南私建浮橋風波背后的罪與困

          澎湃新聞 | 2023-07-11 22:18:38

          黃德義在洮兒河邊幾輪降雨后,洮兒河的水漲了。在吉林洮南市瓦房鎮鎮林村河段,7月11日,岸邊有挖掘機在作業,幾個月后這里將架起一座便民橋。

          洮兒河的這座“橋”最近備受關注。

          三年前,洮南市人民法院認定黃德義伙同其兄弟,在洮兒河一段河道修建一座浮橋,攔截車輛賺取過橋費,以尋釁滋事罪判處黃德義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另有17名親屬被判緩刑。


          (相關資料圖)

          不過,法院判決后,黃德義并未上訴,直到今年,他開始申訴。目前,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該案立案審查。

          在洮南老家,不少村民認為這座浮橋緩解了出行難,交一些費用可以理解,該案中曾有法院認定的受害人被收取2萬元過橋費,在法院判返還之后,該受害人又將這筆錢拿給了黃德義。至于退還的原因,該名受害人未透露。

          蜿蜒的洮兒河兩岸,像黃德義一樣私建橋梁的也非孤例。洮南有多起因私建被行政處罰甚至判刑的案例,還有主管部門因未及時拆除阻水道路而被判違法。

          雨后,洮兒河河水渾濁,河中時有漩渦狀水流。私建浮橋今年7月,黃德義私建浮橋一案引起關注。

          黃德義原是當地一所小學的教師,有一兒一女,兒子在河流對岸經營著一個家庭農場。他稱,自己的父親、爺爺曾做過擺渡,父親在的時候就總張羅建橋,但沒建成。到他這一代,為了方便兒子去對岸種地,也為了方便別人,他張羅著決定建橋。

          據黃德義講,2014年,他問親戚借了幾萬,又貸了款,搭起了固定浮橋,花費十余萬元。4月1日左右搭橋,冬至河結冰了,再拆掉。

          2018年,當地水利局以非法建橋為由處罰并強制黃德義拆除浮橋。2019年,黃德義被洮南市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兩年、緩刑兩年,其他17人也分別被判刑。2023年6月29日,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已經對黃德義尋釁滋事案件的申訴立案。

          黃德義認為,原審法院認定事實錯誤,浮橋的搭建解決了當地部分村民繞行幾十公里去種地的問題,得到了村民的支持,所收過橋費也是村民積極主動給看護浮橋的人員,不存在“被迫交納”。

          這件事在黃德義的老家也引發了不小的風波,關于建橋,不少村民都能說上幾句。

          當地一位70歲左右的村民說,沒橋以前,漲水的時候需要有船擺渡到對岸,一次幾毛錢,水不大淹到小腿肚時,則可以步行蹚過去。另一位30多歲的村民說,她上白城去玩,沒橋時曾在冬天從結冰的河道上開車到對岸?!靶睦镞€是害怕?!彼f,“有橋多好啊?!?/p>

          洮南市瓦房鎮一家超市的老板告訴記者,超市的采購人員每天都要駕車前往白城市的批發市場進貨,沒有橋的話,需要繞行約一小時?!拔覀冏錾獾?,時間是最寶貴的?!彼f。

          不過,來自同村的舉報者李先生并不認可黃德義的說法。李先生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偶有的幾次過橋時,都可以看到很多人在交錢通行,“這么多年,收入遠遠不止他說的幾萬塊,多的時候一天上千”。

          對于為何會有舉報行為,李先生稱,5年前,也就是2018年雙方發生糾紛,他舉報黃德義之前,兒子曾被黃德義舉報。

          振林村附近,有工程車在作業,為修建便民橋平整土地。斂財還是便民?自建橋是否強制收取過橋費是該案的焦點。

          黃德義稱,他所建浮橋不存在強制收費情況,也不存在因過橋費和人起沖突情況,“給幾塊錢就給,不給也讓過”。

          在當地,多位自稱曾通行這座浮橋的村民表示,過橋費不是強制的,村民開車通行不是每一次都給過橋費;還有村民認為支付幾塊錢過橋費合理。

          判決書中,被“強制收費”的受害人對這筆費用的態度同樣不明確。

          洮南市人民法院此前的判決中提到,法院經審理查明,2005年至2014年,被告人黃德義伙同黃德軍、黃德友在洮南市瓦房鎮振林村至白城市洮北區平安鎮安全村洮兒河河道私自建船體浮橋,攔截過往車輛收取過橋費,黃剛、黃永幫黃德義收費。此后至2018年10月,由被告人黃德義組織排班并規定收費標準小車5元、大車10元,攔截過往車輛收取過橋費。其間,因非法建橋被洮南市水利局行政處罰三次,但黃德義等人繼續強行收費直至該橋被強制拆除,共計收費人民幣52950元。法院要求,各被告人向19名受害人退還全部贓款。

          黃德義等人收取的費用中,大部分數額在幾百到幾千元,其中,張林(化名)曾被收過橋費20000元人民幣,是受害人中數額最大的一個。

          黃德義則稱,張林拿到法院判決退還的20000元后,又主動將錢還給了他。

          7月11日上午,張林證實這件事屬實。他說自己確實被黃德義收了2萬的過橋費,法院判決退還這2萬元之后,他又還給了黃德義?!跋胪司屯肆??!彼f。

          為何會收取2萬元這么多費用?張林說,這橋他天天走,因為有需要,365天連過年都走。

          黃德義解釋,他走訪過六七個村民自建的橋,修建形式差不多,有的收10元錢,附近有一座橋收費5元,他就按這個標準收費。小車收5元,大車10元,能少走了幾十公里路,時間節約半小時?!澳阏f值不值?”

          判決書中還提到,2014年冬,被告人黃德義出資并組織黃德軍、黃德友、黃強、黃剛、黃永、黃偉等人在該處河道私自建固定橋,黃嵩后來在該橋旁邊建彩鋼房和地秤。

          黃德義則稱,地秤主要是為了稱糧食,自己心里知道,運出去賣才有數,不是為了給車過秤。至于在橋上拉繩,是為了防止河兩邊同時來車,人出來看看哪邊有車,沒車就過去,是為了保證安全。

          他還稱,為了保證浮橋的安全,搭好橋后,他用一輛5噸重的鏟車試一下、走一下?!斑@個橋經常需要修,(表面)哪里凹下去了,就要填上?!?/p>

          過河難背后,私自搭橋并非孤例

          流經白城、洮南的洮兒河河道蜿蜒,河灘面積廣闊。

          數年來,洮兒河部分河段改道頻繁,沒有橋,村民只能繞行遠路。

          這樣的需求下,催生了不少私建橋。

          黃德義也提到,在當地私建橋的情況很多,下游幾乎每隔10公里就有一座橋,不過后面很多橋都拆了。

          裁判文書網披露的三份行政裁定書顯示,2016年7月,有3人因在河道私自建橋行為分別被處以罰款人民幣5萬元的行政處罰。

          一位曾在洮兒河上自建橋的村民表示,建橋是因為河流改道,原本在河流一側的地被沖斷,需要跨河種地。

          從搭橋打樁到焊浮架,再到鋪木頭,他大概用了一個多月,成本約十幾萬元。他稱,橋建好后,路過的車輛可以按自愿給幾元錢,橋建了兩三年后,水利部門告知他橋存在安全隱患,要交罰款,他就拆了橋。

          橋拆之后,他在河對面的田地里繼續耕種了兩年,但路上需要花費三個多小時。

          “這兩年別提了,種的全是‘累’?!痹摯迕裾f,現在,河對面的地幾乎都承包給別人了,家里的收入都依靠家附近的田地,每年收入大概減少了兩萬多元錢。

          在洮南,私建橋帶來了便利,也帶來了沖突。

          裁判文書網披露,2015年9月,在洮南市福順鎮,洮南市周某某與被害人王某某因收過橋費一事發生口角,周某某持鐵耙子將被害人王某某頭部打傷。

          作為主管部門的洮南市水利局,2018年也因為未及時拆除蛟流河河道內一處南北走向的違章阻水道路,而被洮南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益訴訟。當年9月,法院判決洮南市水利局未依法履行河道監督管理職責的行為違法。

          還有市民認為,自建橋既不合法也不安全。

          在白城市政府官網上,有網友寫到,“浮箱焊接、浮箱之間連接極不規范,承重多少、抗洪流量等技術指標多少均不知道。一旦發生沉沒、傾斜、垮塌、斷裂,造成人車事故誰去負責?”

          7月10日,據當地權威部門消息,此前黃德義建造的浮橋地處行洪區,附近河灘為泄洪區,存在安全隱患,并且建造公路橋時兩岸需有等級公路,此處條件不適宜建橋。

          洮南市水利局水政監察大隊負責人董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表示,洮兒河為滾動河道,河道走勢常有變化,如果水漲沒橋,對安全有影響。

          舊的私建橋已被拆除,但爭議仍在持續,當地政府也已開始修建正規橋梁。

          另一起因建橋而起的尋釁滋事案

          除了黃德義,另一名曾因私自建橋被判尋釁滋事罪的洮南人王某說,以前農民到對岸種地都要繞路,走上10多公里路,六七年前他便花了7萬多建了一座橋,村里也是支持的。

          他稱,在收費方面,他并沒有強制,樂意給就給,有些人覺得修橋挺不容易,給個三塊五塊的零錢拉倒,不給的也給他過了,摩托車這種也都不用給錢。他說,自己一共收了三千多元。

          該案一審刑事判決書顯示,王某因涉嫌犯尋釁滋事罪于2018年1月12日被洮南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月16日被取保候審,2019年1月16日被監視居住。

          公訴機關指控,王某等向過往車輛收取過橋費共計人民幣16萬元 。不過,王某對指控的收取過橋費數額16萬元有異議,辯稱其沒有收取16萬元。

          洮南市法院經審理查明,2015年7月至2018年期間,被告人王某在洮南市蛟流河鄉白虎店屯與福順鎮慶太村交界處私自修建過河橋收取過橋費,王某向過往車輛收取過橋費人民幣3000元。2017年10月至 2018年1月期間,被告人刁某幫助王某收取過橋費。訴訟中王某退賠被害人人民幣3000元,取得諒解。

          法院認為,王某私自建橋收費,強拿硬要,情節惡劣,其行為已構成尋釁滋事罪;被告人刁某幫助王某違法收費,強拿硬要,情節惡劣,其行為已構成尋釁滋事罪。公訴機關指控王某 、刁某犯罪數額16萬元無相關證據證實,該院不予認定。最終,法院判決王某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拘役六個月,緩刑六個月;被告人刁某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拘役二個月,緩刑二個月。

          7月10日,在洮兒河振林村一側,靠近黃德義所修浮橋原址附近,有工程車正在施工,平整路面。當地權威部門介紹,當地政府計劃在這附近建一座便民橋,預計在秋收前建設完成。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標簽:

          • 標簽:中國觀察家網,商業門戶網站,新聞,專題,財經,新媒體,焦點,排行,教育,熱點,行業,消費,互聯網,科技,國際,文化,時事,社會,國內,健康,產業資訊,房產,體育。

          相關推薦

          2020年国内精品久久久精品_中文无码免费在线观看_国产欧美日产综合网中文_97视频在线精品国自产拍

          <dd id="2o424"><pre id="2o424"><dl id="2o424"></dl></pre></dd>
          1. <dd id="2o424"></dd>

              <ol id="2o424"></ol>

              <em id="2o424"></em>